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法媒:新冠疫情让人们重新定义城市化_国际频道_东方资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20 05:35 点击数:

4月30日报道 法国《回声报》网站4月27日报道称,新冠疫情导致了诸如对城市人口密度的疑问等一系列问题,可能会让人们重新定义城市化。编译如下:

我们目前所经历的卫生危机是否将动摇我们的城市化概念,动摇超大城市的绝对主导地位,引领我们对城市重新思考?多名专家认为,法国人目前体验的前所未有的超长禁足期经历无论如何都将留下一些烙印。它首先着重体现了每个人在其家中的生活和空间框架的重要性。

法国领土整治全国联盟主席弗朗索瓦?里厄塞克认为:“法兰西岛的民众走出城市潮(去外省度过隔离时期)是一个完美的体现。”他认为,这场危机“让我们同自然之间的关系问题再次浮现。我们需要大自然的绿色、树木的出现,这基本等于一个人类生态的问题”!

新冠病毒大流行还导致了对城市人口密度的疑问。因为“很明显,人口高密度是病毒传染的媒介”。法国新冠肺炎科学委员会主席让-弗朗索瓦?德尔弗雷西最近指出,“这是一个大城市的、都市区域的病。答案听起来是挺简单的,在大城市就会有更多的人,也因此有更多的接触。但是,也可能涉及别的情况”。

小型城市化易于管控

巴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让-克洛德?德里昂认为:“对于人口密度的讨论,一些大城市居民此前就抨击其社区的混凝土化。因为疫情原因,相关讨论更多了。”最近几年,城市密度在加大以便应对住房紧张和城市建设摊大饼问题。“这一原则正在改变。人们意识到密集的城市并不合乎所有人的期望。”他继续说:“这并不意味着不需要再建设住宅或者在乡村地区建设单独别墅。需要的是一种更好管控的小巧的城市化,符合城市的形式,同时还拥有绿色空间、可以带上推车行走的舒适的便道,整治良好的空间等。还需要有学校、商铺、文化产品等配套设施,能让人们渴望在这里居住。”

阿维尼翁大学讲师、地理学家扬尼克?阿斯科埃指出:“从历史上看,其他的卫生危机曾导致了城市面貌的改观。在18世纪下半叶,消毒问题受到关注并通过街道的铺砌以及随后人行道的创建而实现。在19世纪,出现了以公共卫生发展为名而展开的诸如奥斯曼男爵对巴黎城市规划改造那样的工程。新冠病毒危机无疑不会带来像当年那么激进的改变,但是它的确揭示了当代城市的脆弱性。”

麻省理工学院研究员、建筑师和工程师卡洛?拉蒂认为,这场危机“显然将会导致改变。但是它更多涉及的是我们利用城市的方式而不是城市概念”。

让住宅便于远程办公

扬尼克?阿斯科埃预测会出现“我们城市对自然的强大需求。我们在当下正在体验更加柔和、空气更好、更加平静的城市生活。这将体现在人们的期待之中”。他尤其认为,这场“刺激了围绕经济和农业体系全球化带来的焦虑”的危机可能会给城市农业带来“一股新风”。是对已经出现的旨在恢复食品供给短途流通趋势的一种加强。建筑的屋顶可以用于这方面的投入。

法国地产开发商联合会主席亚历山德拉?弗朗索瓦-屈克萨克说:“我们需要在大城市建设抗震、低碳、提供良好空气质量、可以共享的花园或者天台,以及资金上还要住得起的建筑。”她呼吁出台鼓励性机制,从而??比如说在住宅中??开发专用于远程办公的新空间。

弗朗索瓦?里厄塞克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远程办公革命可能有助于启发这样一种思路:即没有必要为了上班,一定得住在人口众多的大城市、距离工作单位很近。“禁足令导致的远程办公让人们意识到可以拥有一种惬意的同时也是互联的和有效率的生活框架”。阿斯科埃也发现,同隔离关联的“走出城市”提供给了市民“体验不同生活方式”的机会。

然而,很多工作必须要在企业单位中去实现。而远程办公在社会角度上是具有歧视性的。让-克洛德?德里昂指出:“在可以以舒适方式远程办公的人和那些缺乏空间或者没有可能性的人之间存在着社会不平等。”而后者不可以被忽视。

4月11日是法国实施抗击疫情禁足令的第26天,法国上莱茵省埃圭斯海姆,阳光下一名男子在家门前看书。(法国《快报》周刊网站)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关闭窗口